如果可以,所有的幸福都给你

东逝水(糖珍) 预告

其实这个是很久前就写好的一个小片段,前几天突然想起来,有要写下去的冲动,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坑掉kkk

想了一下,cp是糖珍微果珍(可能)

至于为什么要起“东逝水”这个名字呢?前几天重读红楼的时候,看见这样一句话,“东逝水,无复向西流”,感觉挺符合这个be的故事。下面这个片段,其实也是因为麝月的一句话才突然心血来潮写下的。

渣文笔,ooc,貌似又成玛丽苏了kkk

只会写儿童文学的写手哭哭唧唧

下面是预告



      已经在闵府工作了三十多年的老总管,是看着闵玧其和金硕珍长大的,自认无福,膝下无子,他便将两个孩子当成自己亲生的看待。

      闵玧其走了四年,他看着金硕珍一天一天的消瘦、憔悴下去,形销骨立,不再是当年那个有福气的少年模样。

      “我去送吧。”他从丫鬟手里接过托盘,打开房门,金硕珍正披着件单薄的中衣站在窗边。雪片成群的被风吹进屋,沾到他衣上、发上,很快又融化不见,只余下一小块颜色浅浅的洇湿。

      “少傅,”他放下托盘,将里面盛着的外衣展开,披在金硕珍瘦削的双肩上,他关上窗,“这里风大雪大,小心受了寒。”

       金硕珍摆摆手,刚想说些什么,就从口中溢出一连串的咳嗽,他忙用手帕掩口。

       老总管替他捶捶后背,凸出的脊柱硌着他的手,他接过手帕,将金硕珍的外衣衣带系好,然后摇摇头,“这外衣做大了些,衣局的人越来越不用心了。”

       金硕珍摸摸雨过天青色的衣襟,突然笑了起来:“无妨,做大了,再过几年都穿得。”

       老总管突然模糊了双眼,他将那块染有一缕血迹的帕子掖入袖中,说:“对,做大了也好,再过几年也穿得。”

       就好像,他们还有好多好多年的盼头一样。

       金硕珍病死在三天后。





评论(2)
热度(15)

© 桃系吸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