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是不可以学猪叫的!!!

影帝再临(重生)第一百零四章

【我很久很久之前,就爱着你。
    晚安

第104章 番外——目光(上)

    【“他总以为,上一世的我们只是两条平行线。但其实,这只是他以为而已。”——by朴灿烈。】

    2013年12月,金藤萝颁奖仪式。

    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年穿着一身雪白的晚礼服坐在嘈杂的后台,绝美的容颜,完美的轮廓,好看的手指轻轻捏着无暇的袖口。

    “紧张吗?”ricky递过来一杯咖啡,“冰爱尔兰,double cream,给你补充点糖分。”

    少年接过来咕咚咕咚灌了两大口,舔掉嘴唇上的一层奶沫,笑眯眯地仰起脸:“紧张,连着拿到两次影帝的话,落空的人会不会恨死我呀。”

    ricky噗嗤一声笑出来,轻轻打了旁边的少年肩膀一拳。

    ——他是吴世勋,是影坛中一颗璀璨夺目的星辰,也是ricky在乐藤这许多年接手的最让他欣赏的艺人。吴世勋出道三年,这已经是第二次被提名影帝,上一次走红毯满载而归,不知今天又会收获几何。

    晚上十点四十分,金藤萝落幕,会展中心的门口挤满了各大媒体,旋转玻璃门里走出来一群人。吴世勋被簇拥在中间,随着他走出来,闪光灯霎时间将夜空都照亮,亮如白昼。

    “金藤萝影帝”,“年度最佳男主角”。吴世勋一个人拿走了今晚两项最重分量的大奖,今晚所有闪光灯只为他一人亮起,因为,他就是天上最灿烂夺目的星辰。

    然而走出来的少年脸上却没有过多的喜悦,吴世勋似乎是有些累了,对着镜头的笑容有些疲软。只是他站的依旧很直,身姿挺拔却又仪态谦和,和媒体朋友们道了晚安之后就在助理的保护下坐进了自己的保姆车。

    银灰色的保姆车缓缓起动驶离会场,在其背后,一辆黑色奔驰内,朴灿烈错目不眨地盯着吴世勋上车的那个方向。

    “总裁,乐藤今年在金藤萝上的成绩依旧很好,但仔细分析下,也只是有吴世勋和萧奇两个人撑大头罢了,其他人的表现相对平庸。您为什么不试着挖一挖吴世勋和萧奇呢?”

    朴灿烈这才缓缓收回目光,声音沉稳:“萧奇是乐藤的当家花旦,不可能接受我们的挖角。吴世勋的话……”他的目光又飘远了。

    “吴世勋在乐藤不过三年,听说最早时并不受重视,还是金俊勉的团队偶然间将他从练习室里挖出来的。或许,我们可以在他身上使把力。”

    “……”

    “总裁?”

    “……”

    “总裁??”

    朴灿烈回过神,却是望着车窗外一点自言自语道:“零下五度,却只穿了一层礼服吗?”

    “您说谁?”助理困惑地问道。

    朴灿烈沉吟了片刻,叹口气——“走吧,不去公司了,直接送我回家。”

    吴世勋是乐藤总裁丛天啸的情人,或许这在圈子内还是个秘密,但朴灿烈却早就知道了。早在三年前,朴灿烈第一次在荧幕上看见吴世勋,他就调查了吴世勋的全部资料,这其中就包括他和丛天啸都刻意隐瞒的恋爱关系。

    别问贵族出身的朴灿烈为什么会对一个不属于自己公司的艺人的私生活感兴趣,也别问他,为什么会在知道吴世勋有主那一瞬间感到浓重的失落。

    这三年来,吴世勋太耀眼了——零绯闻、零黑料,层出不穷的好作品,一部比一部打眼。各种大小媒体的赞誉,就连最挑剔最犀利的媒体人都对吴世勋赞不绝口。而作为新锐演艺公司的总裁,朴灿烈却甚至都没和吴世勋说上过一句话。

    参加完金藤萝颁奖仪式,某总裁心情有些郁闷。

    朴灿烈再看见吴世勋时已经是年后了,爱马仕的新春潮流晚宴,朴灿烈收到朋友的邀请象征性地出来刷个脸。晚宴在一家五星级会馆举行,衣香鬓影,到处都是明星和模特,世家公子穿插其中。朴灿烈举着一杯红酒和朋友们站在一起聊今年巴黎的春季时装展,谈笑间余光中忽然乱入了一个身影。

    几乎是下意识地,朴灿烈的目光追着那个身影飘走了。朋友们笑他心不在焉,他却难以从不远处移开视线。

    ——不远处,某人正和经纪人站在一起,经纪人虎着脸,某人却依旧欢脱地吮着法式泡芙里的鲜奶油。

    这么爱吃甜食啊……

    朴灿烈缓缓地靠近过去,ricky对吴世勋实在是受不了又管不住,本着眼不见心不烦的原则走了。吴世勋一个人站在长桌前吃甜点,眉眼间洋溢着开心。一颗松软的泡芙撕开,洁白的奶油流了一手,吴世勋就着手指吮吸,狼狈的吃相却也好看极了。

    直到朴灿烈伸出了拿着手帕的手,才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

    “唔?”吴世勋抬起头,看了一眼伸在自己眼前的那只手,手中攥着一只精致的香槟色丝绸手帕。

    这人有点脸熟啊……吴世勋仔细回忆了一下,顺利将朴灿烈的名字和脸对上了号。

    “朴总,您好。”吴世勋接过手帕,但却没有用来擦嘴,而是叠起来放在自己礼服的口袋里。他迅速替换上得体的微笑:“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

    对面的黑眸原因不明地黯淡了一分,“无妨。”那个男人沉默了数秒才低声说道。

    这是对头公司的老总,主动过来攀谈,不是挖角就是套话。吴世勋心里默默给朴灿烈脑门上贴上了“不安好心”的标签,表面上却依旧非常有礼貌。

    “谢谢您的手帕,我先离开一下。”吴世勋说着便微笑欠身,而后从朴灿烈身边擦身而过。

    他没有刻意拿乔,他是真的还有事。受邀出席这个晚宴,吴世勋被主办方要求唱一首歌,ricky为他选择了一首很有味道的爵士——,并不难唱,而且很容易唱出感觉,非常符合今晚的格调。

    吴世勋准备好了就站上台,立麦已经调整在最合适的高度,他抬手握住。

    前奏响起,宴会厅渐渐安静下来,毕竟是两座影帝奖杯加身的时下最火艺人,肯捧吴世勋场的权贵很多。吴世勋倒不是很在意底下的人到底喜不喜欢,他将麦克拢在嘴边,自如地开口唱。

    ——光影闪烁间,他并没有注意到那道来自最后方的,深深注视的目光。

    ricky最近新带了另一个女艺人,但不是固定下来的。只不过公司经纪人现在有些周转不开,人事部托他临时带几天而已。女孩初出道,各种场合都手忙脚乱,吴世勋这边晚宴还没结束,ricky就接到电话得去救场。吴世勋非常理解地让经纪人先生先走,只留下了车钥匙。

    落单了的当红艺人从来都是惹人流连的,很快就有各种世家小姐过来或娇羞或直白地攀谈,吴世勋知道分寸,这种场合他虽然不喜欢,但既然来了就要守规则。因此倒也不表现得拿捏,举止言行都非常大方,推过来的酒也从不故做矜持,每个人的颜面都照顾全了。

    ……只是,对他感兴趣的人太多。他把大家的脸都照顾了一遍之后,自己的脸已经很红了。

    宴会提供的马提尼非常精致醇厚,入口不觉有多大杀伤力,过一会才会感到晕。吴世勋恪守礼节走出宴会厅时,脚踩在地毯上已经像是踩在了云端。

    这种高档的宴会助理都带不进来,ricky能跟已经是主办方体贴,可是此刻ricky又先走了,吴世勋出道三年,还是第一次陷入如此尴尬的处境。

    他原本没有喝酒的打算,才让ricky给他留下了车,早知道还不如让ricky开走车算了。吴世勋拿着车钥匙,在通往停车场和出租车通道的岔口犯了难。

    “我可以送你回去。”后面忽然传来一个沉稳好听的男声,吴世勋回过头,朴灿烈站在他身后,一手随意地插在兜里,一手拎着一把奔驰车钥匙。

    “谢谢朴总,不过不用了,我打个车就回去了。”吴世勋连忙推辞,朴灿烈却毫不动摇,只是掏出手机像是发了个短信,二十秒后,那辆黑色的总裁座驾就从停车场里缓缓开了过来。

    司机从驾驶舱出来,先为吴世勋开了副驾驶的门。

    “这……”

    “上车。”朴灿烈直截了当地说道,他自己坐进了驾驶舱,而后对吴世勋颔首道:“把你的车钥匙给他,他会帮你开回去。”

    “朴总,这不太合适吧。”

    朴灿烈从车前座瞥了吴世勋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

    气场太强……下一秒吴世勋晕晕乎乎地上车了。

    “谢谢。”吴世勋低声说道,神情依旧有些拘谨。

    吴世勋的公寓和会展大厅有六十多公里,加上堵在路上的时间,车程至少要两个小时。而朴灿烈的别墅在相反方向,这意味着朴灿烈一会还要自己花两个小时开车回来。送他并不顺路,朴灿烈回到家至少也要凌晨两点了。

    ——不过这一切,吴世勋自然不会知道。

    朴灿烈开车时很专注,一句话都不说,吴世勋起先还充满警惕端坐在朴灿烈旁边,后来酒力上头,霓虹灯和交通灯晃在车风挡玻璃上渐渐开始交错,吴世勋使劲撑了撑眼皮,终于还是靠在车玻璃上睡着了。

    红灯亮,朴灿烈平稳地踩了刹车,偏过头看着吴世勋的睡颜。某总裁的表情依旧严肃,目光却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他伸手轻轻摸了一下吴世勋的脸颊,滑滑的,手感不错。

    朴灿烈深呼吸,收回手,调高了空调的温度。

评论(1)
热度(15)

© 桃系吸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