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是不可以学猪叫的!!!

影帝再临(重生)第九十七章

 【百感交集堵塞在他的喉咙口,让他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今晚两更

    考完试的我终于回来了!!很感谢之前乐乎亲故们的祝福!爱你们(づ ̄3 ̄)づ╭❤~


第97章 (97)

 

“你在哪儿?”朴灿烈终于张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都是哑的。

 

    “机场附近。我刚落地,你别声张。”

 

    “……”朴灿烈沉默两秒钟,此时此刻他已经无视了车厢里还有一个胖子在的事实,百感交集堵塞在他的喉咙口,让他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可是此时此刻,他真的不想挂断电话,他想听吴世勋和他说话,随便说什么都好,只要让他听着这个鲜活的声音……

 

    朴灿烈觉得自己很没出息,但他很想抱着电话哭一场。他想给全世界打电话,大声喊道我媳妇还活着!不!服!来!战!

 

    朴灿烈酝酿了很久很久,久到吴世勋忍不住又么西么西了一句,而后他才轻声道:“媳妇,给我唱首歌吧。”

 

    “……可能……不行吧……”

 

    “为什么?”某总裁悲从心来,他嗓子眼里咕咚一声传来一声疑似哽咽的声音,委屈道:“我以为你死了你知道吗?我把枪抵在检察官脑门上,就为了去看一眼你的死亡现场,结果却被堵在二环上,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在阻止我去见你,我……”

 

    “那啥……长话短说,快没费了……”吴世勋有些捉急地打断感性起来就带鼻音的某总裁。

 

    “……”

 

    “你要来机场是吗?正好,我在机场里的星爸爸,你来找我,见面说,挂了。”

 

    “……”

 

    “嘟、嘟、嘟……”

 

    朴灿烈彻底沉默了。

 

    时间往回拨七个小时,回溯到威亚失控的时候——

 

    吴世勋在高空中什么也听不见,但他能感受到底下人的惊恐,吊着他的威亚机越来越失控,终于,他彻底被朝向火圈里甩了出去!而就在那一瞬间,吴世勋冷静果断地在系统中点击使用了他的保命道具,系统防护盾瞬间向他开启,成功地隔离了火圈。紧接着第二波爆炸开始,道具替他隔离了浓烟和气流冲击,但是吴世勋的耳朵却依旧被震的发生短时间失聪。道具保护作用只有四十分钟,凭借烈火这道屏障,他安然无恙地坐在火圈里把系统商店翻了个底朝天。他的财富值只剩下六十万,他用这最后的六十万买了两样东西:一件万能衣,一套证件和信用卡。第一个穿着救援队服的人进入火圈时,吴世勋利用万能衣将自己武装成了一模一样的制服人员,等救援队员稍微多一些时,他就大摇大摆地从火圈后侧离开了剧组。剧组里当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没有任何人注意他。吴世勋顺顺利利地搭乘救援队物资车下了山,又悄悄地脱离,辗转了两辆巴士抵达机场,而后利用系统为他提供的万能证件大摇大摆地回到了首都。

 

    ——就在中国同胞们因为他的死讯而尽情哀嚎或者奸笑时,吴世勋人就坐在舒适的国航飞机上。系统体贴地为他订了服务周到的商务舱,吴世勋将万能衣设置成了一身舒适的潮牌卫衣裤,戴着副夸张的大墨镜,绅士地对空乘小姐微笑:“能帮我把冰淇淋球换成奶油夏威夷果口味吗?香草不够甜,谢谢。”

 

    说来从容,但连续几个小时的奔波,劫后余生的惊悸还是让他有些疲惫。手机不在身,他谁都联系不上,降落后第一件事就是找了个公用电话亭,用身上最后的几个硬币给朴灿烈拨了个电话。

 

    ——既然大家都觉得他已经死了,他想丛家短时间内也没有忙着监听朴灿烈通讯的必要了。

 

    于是和爱人成功取得联系的吴世勋觉得身心轻松,身上没有现金,但是外挂信用卡齐全。这就直接导致了朴灿烈气喘吁吁地奔过来碰头时,只看见自家媳妇悠哉地靠在藤制的靠椅上,戴着很潮的墨镜,一边啜着星冰乐一边翻看着一本时尚杂志,铜板彩页上正是吴世勋自己。

 

    吴男神即使是逃命也不狼狈,皮肤又细又白,一身休闲往那一坐,十足的贵公子模样。他一抬头看见了朴灿烈,还笑出了一排小白牙。

 

    朴灿烈实在不知还能说什么,博大精深的汉语已经不能表达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他只得一屁股坐在吴世勋对面,在吴世勋诧异地和他打招呼后一言不发地从吴世勋手里夺过那杯喝了一半的星冰乐,然后一口气呼噜呼噜喝到了底。

 

    吴世勋默默地看了一眼自家饿狼似的男人,咽了口唾沫,有些明知故问道:“你真的害怕了?”

 

    朴灿烈的眼刀锋利而又无奈,“你说呢!”

 

    “我们的线路被监听了,我没机会把详细计划说给你听——但我给你发过短信,暗示过你的啊。”

 

    某总裁掀起嘴角冷笑:“呵呵——无论如何我都会平平安安回去的——你管这叫暗示?”

 

    “那我能怎么说嘛。”吴男神难得地有些心虚,从朴灿烈手里抢回已经喝见底的星冰乐,把吸管放进嘴里,却只能吸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他有些无辜地舔了舔唇,“总不能说——放心吧老板!系统在手,天下我有。”

 

    朴灿烈无奈地笑出了声。他又恨又爱地看了吴世勋好几眼,终于忍不住,只是伸手揉乱了自己媳妇一脑袋的软毛。

 

    无论如何,我只要你还活着!

 

    东八区时间22:00。阿尔卑斯山上的救援队正式发布声明,火场已经完全清理出来,气浪可能波及的范围内已经地毯式搜索过,未找到吴世勋本人。在98%的可能性上可以认定,吴世勋事故死亡,尸骨无存。

 

    第二天上午十点,检察院发布公告,经过对泰和国际演艺集团中国总部的财会清查,已经排除泰和虚假融资和会计违规的嫌疑。这条新闻没有提到的是,下达突击检察泰和总部命令的那位处长涉嫌严重违纪已经被停职查办,朴灿烈提交了一系列突击小队检查期间有意构陷的证据,检察小队所有人员被要求隔离审查。

 

    不过这些政治小变故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一毛钱都不值,在吴世勋死亡的官方公告发布出来后,吴世勋粉丝官博将头像设置成了灰色,很多粉丝的头像也都灰了。刚刚下了音乐榜单三甲的《人间烟火》一瞬间屠回榜首,几家全国连锁电影院集团重新上映了《乱世佳人》、《1985—迷途》,甚至是吴世勋打酱油出现过的《民国秘事》。粉丝们哭都无处哭,只能用这种方式默默哀悼偶像。微博上始终沉默着的朴灿烈被大家猜想已经心死,于是当天下午,朴灿烈微博下又出现了吴世勋官方粉丝团制作的视频。

 

    这个视频是真人拍摄,制作不花哨,但剪辑得很细致。长达98分钟,有不下二百个铁杆粉红着眼睛对着镜头说:“总裁你要加油,我们会代替勋勋继续爱你。”

 

    之前给吴世勋送乳酪蛋糕的那个烟烟又烤了一个更大的蛋糕,亲自送到了泰和的咨询处。朴灿烈把蛋糕打包带回家带给吴世勋,吴世勋看着蛋糕满是愧疚。

 

    这样真的太对不起大家,可是他的反扑计划才刚刚开始,生还的消息还不能透露出去。

 

    夜里一点,朴灿烈的公寓中,他和吴世勋同时坐在了电脑前面。视频通讯的另一头赫然是景夜小公子,ip地址转码了十几次,经过特殊算法加密过,不存在任何受到监听的可能。

 

    传真机一直在不停地吐着文件,吴世勋将rgan的名字发给景夜不过十来天,景家已经顺着这个线索摸到了非常惊人的黑幕。朴灿烈沉着地拿过那叠文件过目,脸色渐沉。

 

    丛泽与国内数家寡头通讯运营高层皆有密切联系rgan也只是美国联络人的一个中间人,背后站着的甚至涉及美方军政代表。而丛家这几年始终暗中将国内通讯大数据包非法带入美国,卖给rgan,实际上相当于卖给美国政府。这些大数据包或者监控不到中*政机密,但是却是十几亿人的全部个人信息,对于美国的价值不言而喻,而丛家每年光是靠这一笔交易,就足够丛家世代。

 

    叛国,这是无可赦的死罪。这件事揭发出来,以丛泽的高位,会牵连出无数的官员,注定会在内地党政机关里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对于中国的政治,朴家一直无心涉水过深。景夜则表示这件事到此为止,朴家不用再插手任何相关事情,他非常有风度地感谢吴世勋给他提供这个线索——这条线索比景家过去五年忙出来的全部结果都更有价值,足以一举端掉以丛泽为中心的利益集团。

 

    朴灿烈点头表示认同,他不必言谢,因为景家从这件事里的受益远比他和吴世勋更大。然而他却忽然转向了吴世勋,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对丛天啸动手?”

 

    吴世勋的神色闪过一瞬间的茫然,屏幕里的景夜叹口气:“丛天啸你们可以先缓缓,如果我现在就动手,丛泽退无可退,很可能会选择保丛天啸。我倒是无所谓,不过你们的仇恨就没法了了。不如你们先对乐藤下手,将丛天啸和丛泽的关系扯出来,我们再对丛家动手,这样,父子一个都跑不了。”

 

    “我同意。”朴灿烈点头。

 

    吴世勋垂眸舔了舔唇,轻轻点头,“好,我也没意见,就这样办吧。”他说罢抬头看向挂在墙壁上的电子日历,2011年4月22日,他重生至今,已经十个月了。




评论(2)
热度(20)

© 桃系吸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