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是不可以学猪叫的!!!

影帝再临(重生)第八十九章

第89章 (89)
【刁难卡

    门虚掩着,吴世勋怕一下子敲开,便控制着力量,发出的声音也非常轻。

    笃、笃、笃

    没人回答。

    若是平时没人响应吴世勋也便回头走了,可是这门虚掩着,屋里有电视声,隐隐的甚至能听见零食包装袋哗啦哗啦的声音,分明是有人在里面。

    吴世勋想,大概是声音太小里面的人看电视没听见,于是他加了些力气敲门。

    当、当、当

    依旧没人回答。

    吴世勋觉得莫名其妙,但再敲下去也不是办法,他犹豫了一下,决定晚点再来。然而吴世勋刚刚转了个身,门忽然从里面拉开,一个高大的男人出现在门框里。

    steve的瞳仁是海蓝色的,在每一部好莱坞大片里,他的蓝眸都会让无数少女捧着胸口软倒,那双蓝眸或温柔似海或帅气不羁,实在不能更夺目。然而此时此刻,那双眼睛里却分明透出冰冷的凶光。

    吴世勋被瞪得发蒙,他飞快地回忆了一下,前世今生,他应该都没惹到过这位前辈。于是吴世勋卡壳了两秒后选择忽略这个凶巴巴的眼神,他微笑着伸出手:“hello,i’rof……”

    “我能听懂中文。”steve忽然冷冰冰地开口打断了他,那双眼睛里写满了厌恶,就像在看食物中不应该出现的脏东西,“不要用rof这个词,你连我会中文都不知道,还配称作我的伙伴?”

    吴世勋被噎得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他自然知道steve会说中文,但这是好莱坞,他踩在人家的地盘上,说人家的语言是基本的礼貌。如果吴世勋张开口就直接说母语,那才是太不知天高地厚、太把自己当盘菜了吧。

    正当吴世勋犹豫着要不要说抱歉时,steve已经把手里抓着的那包薯片举了起来,薯片所剩无几,他直接一仰头哗啦啦地倒进嘴里,碎屑撒了一地,甚至撒到了吴世勋的鞋子上。steve咀嚼着薯片,嗤笑一声,转身回屋,“砰!”地一声踢上了门。

    ……如果吴世勋不是躲得快,他的鼻子现在绝对流血了。

    接下来的几天过得相对平静,吴世勋没有再去招惹steve,虽说好莱坞里牛人很多,虽说牛人大多高冷,但是到了steve这个份上,如果他和吴世勋真的没仇没怨的话,那他真的就太没家教了。即便是当初嘴贱的金钟大,也没等人家话都没说完就把门摔在人家脸上这么过分。

    好在吴世勋和大多数人不一样,关于某些人的敌对情绪,吴男神大概思考了一下没想出原因,就干净利索地把这件事忘了。正式开机前,吴世勋每天坐在宿舍地板上拿着七色的荧光笔勾剧本,吃肉香四溢的大披萨,和朴灿烈约好了一起开着视频在健身房做运动,自我感觉日子非常幸福。

    本来嘛,一个三观正常的人对生活还能有什么更高的期待,自己五官完美,身材匀称,吃穿不愁,爱情甜蜜,这日子,简直没谁了。就连景夜都时常给吴世勋传回来一些好消息,在对付丛天啸老爸这件事情上,景小少爷目前进展一切顺利。

    随着开机日的渐渐逼近,几个主演纷纷抵达剧组。风之子和水神joe吴世勋已经见过了,两个人都是高大的白种人,交谈起来很友好。两位女士——时空魔法师a和控电者rachelle也已经进组,吴世勋还没来得及和两位女士有过什么深入接触,但两个影后也都很友善,a刚从纽约过来,她听说吴世勋喜欢甜食,还给吴世勋带了美味的纽约芝士。

    吴世勋心里放松了很多,毕竟其他人都很友好,料想拍摄过程不会特别为难。steve再高傲他,也不至于在对手戏时给他使绊。

    ——这是开机前一天晚上吴世勋的想法。之后的一个星期,吴世勋就知道自己错得有多么离谱了。

    “’tleastevehere,gravity!”吴世勋伸出一只手在胸前横拦住steve,东方人的纤细和steve肌肉虬结的手臂形成了鲜明对比,虽然这在后期制作中会加以处理,不过现在的视觉效果还是很惊悚。但是——当这个纤细的东方人是吴世勋时,竟然没有人能感觉到一丝丝的违和,那双黑眸中的坚毅让一对瞳仁仿佛结了冰,凝固住了旁观者的呼吸。

    steve斜睨过来,声音低沉粗重:“go,fire!”说着,那只一看就充满力量的手臂扫过来——按照剧本,steve应该将吴世勋挥到一边,吴世勋会配合着慢动作倒在地上,缓缓滑出去,然后再由后期制作出被挥飞的效果——然而,steve大手一扫,竟然毫不收力,已经入戏的吴世勋哪里反应得过来,就感觉胸口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下一秒,整个人已经飞出去跌坐在地。

    导演喊了cut,周围的助理立刻冲上来扶住吴世勋,吴世勋疼的眉毛都扭在了一起,只能在搀扶下喘着粗气。

    steve好整以暇地走过来说抱歉,那双眼睛里却分明没有任何歉意。steve给导演的理由更扯——因为吴世勋演技太好了,导致他总是忘了这是在演戏,一不小心就真打了出去。

    ricky气得眼睛都要喷火,而吴世勋只是咬着牙苦笑。

    真的是因为忘了吗?steve今天已经失误第四次了。而在这一个星期内,只要是他俩一对一的对手戏,steve就从来没有一条过过。吴世勋身上已经是各种淤青,现在洗澡都不敢沾热水。偏偏这steve片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处处不留话柄,同样的绊子绝不使第二次,让吴世勋防无可防。

    拍戏这件事总要讲究个情绪,演员的状态对表现非常重要。一天四五次意外下来,到了晚上,即便高素质如吴世勋也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一场几位主角都在场的戏,火焰骑士还要从高处跃下,吴世勋吊了威压,在空中的动作一次比一次拖沓。他是很想要做好,绝对不是懈怠消极,但腰上的淤青就在那,左肩的旧伤还没完全好,每重复一次都是咬着牙在硬撑。

    吴世勋第一次下来时动作还很漂亮,可惜a不小心说错一个词,geller一向挑剔不接受剪接,所以吴世勋还得重来。其实吴世勋虽然说不上恐高,但对威压确实非常排斥,上一世他也很少接需要威压的戏。第二次下来时,吴世勋的体能几乎就到极限,可是不知steve这次是不是故意,吴世勋下来本来需要他接一下,刚才第一次steve还很正常地接了,但是这一次,steve居然忘了伸手。

    导演只能气愤地喊cut,再来。

    接下来的第三次、第四次……统统都不过关,可是这回不赖别人,是吴世勋自己的问题。他的体能到了极限,身上大伤小痛一起作怪,男神在空中尽全力伸展躯体,在镜头前却依旧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潇洒大气。

    这是吴世勋前世今生的演艺生涯里,第一次因为他的问题拖慢了剧组的进度。这本来是今天的最后一镜,原计划晚上十一点前收工,可是这一镜拍到了十二点半,geller依旧不能满意。

    吴世勋脸都白了,化助给补了第n次妆,却依旧撑不到再开机。吴世勋脸上豆大的汗水噼里啪啦往下滚,粉底高光全都作了废,就连化助妹子都有些惊着了。geller在镜头前看回放,眉头紧锁,吴世勋就在他身后撑着自己膝盖喘粗气,而后他抹一把顺着腮帮子淌到下巴的汗水,向geller比出一根手指:“ise,i……”

    没等吴世勋说完,geller已经有些烦躁地摆了摆手,转过头和身边的助理说了一串,然后助理颠颠地跑过来对吴世勋道:“导演说今天就到这,这一镜之后再找机会补。”

    吴世勋愣住了,他想要叫住导演,真的,真的再给他一次机会就好了,这一次,他就算是拼了回宿舍后肌肉劳损也一定会把动作做到位。可是geller已经让大家收了工,自己转身走了。

    steve顺便跟过去和geller讨论戏,非常敬业的样子几人也没说什么,只不过被迫拖到了这个时候,而且最后还没拍过,大家脸上都不太好看,只是远远和吴世勋点了下头就各回各家。只有a过来和吴世勋说抱歉,刚才如果不是她出错,也不会有后面这些次。吴世勋第一次明明做得很好的。

    吴世勋只能在心里苦笑,如果没有她出错,steve也会出错的,只是谁先谁后的问题。

    这就像是从来全校第一的学生忽然被告知拖低了班级平均分一样,说耻辱似乎有些过,但吴世勋心里总是不好受的。尤其,吴男神这种性格,向来都有些呆,对爱情是这样,对事业也是这样——我很认真了,结果就一定要好,结果如果不好,我会很难过。更何况吴世勋的生活里一共就那么几件事,拍戏,恋爱,吃饱睡好。拍戏拍不好,对他的打击非常大。

    那晚,吴世勋来美国后第一次彻夜失眠。夏令时洛杉矶比北京早三个小时,吴世勋凌晨三点还没睡着,算算北京时间已经六点多了,朴灿烈也该起床了,吴世勋攥着手机在黑暗的房间里犹豫了片刻,还是拨了出去。

    朴灿烈接起来的很快,声音里有点惊讶,还有一丝气恼:“你怎么还没睡?不是答应我不熬过十二点的吗?”

    吴世勋咬了下唇,声音低低的:“睡不着。”

    朴灿烈的声音缓了下来:“想我了吧?”

    吴世勋顿了一下,“……嗯。”

    吴世勋的声音有点反常,远在北京自己家餐厅里的朴灿烈有些奇怪地放下正在切土司的刀,问道:“怎么了?受委屈了?”

    “没有,就是……嗯……拍戏不太顺利。”

    朴灿烈笑了,“你就这点小算盘,天天就合计这点事。你第一次进入好莱坞,又是第一次拍这种片,有生涩期是很正常的。多和大家磨合,很快就进入状态了。”

    吴世勋哪里能说其实他是每天各种挨揍太疼了没法好好拍戏,他顿了两秒,还是从嗓子眼里滚出一个“嗯”字。

    朴灿烈又安慰了他几句,等会公司有股东会,朴灿烈也不能和他说太久,便劝了吴世勋几句就收了线。吴世勋在黑暗中看着通话中断的页面,手机屏幕一下子回到了主页面,他设置的壁纸是拍的加州的海滩,亮度很高,一下子有些刺眼。

    吴世勋叹了口气,点开短信页面,却是发给ricky。

    ——“ricky哥,这几天的不顺心先别和朴灿烈说了,公司好像也很忙。”

    吴世勋没有等到回信,凌晨三点,整个好莱坞大概只有他一人失眠。





评论
热度(12)

© 桃系吸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