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是不可以学猪叫的!!!

影帝再临(重生)第八十六章

【两对cp都在一起啦卡
    明天下午放假,大概晚上会大更
    晚安  ٩꒰。•◡•。꒱۶

第86章 (86)

    朴灿烈七号晚上十点多降落首都机场,正好3月8日上映,能赶上十二点多的夜场。按常理,这种普通2d文艺片的首映是没什么热度的,但无奈票房预售搞得太火爆,全北京城大小影院的首映场都是爆满的,还好ricky当时就很有先见之明地给吴世勋朴灿烈提前订好了两张票,不然即使是吴男神本人,这首映肯定也是看不上。

    朴灿烈一下飞机就在人群中看见了穿着驼色风衣外套带着墨镜的吴世勋,幸福得龇牙咧嘴,嘴巴拢也拢不上,当下也顾不上周围有没有狗仔,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直接就给了媳妇一个大大的总裁抱,在那张朝思暮想的小脸上吧唧吧唧啃了好几口,也来不及去感受吴世勋的大墨镜是不是硌疼了他的鼻子。

    “走,去看你的电影!”朴灿烈搂着吴世勋低头向外疾行,手上还不老实,先是揽着吴世勋的腰趁机捏来捏去,捏着捏着干脆直接伸进长外套底下摸,摸着摸着手就开始往屁股上去。吴世勋红着脸看周围,气得咬牙:“你在微博上放话说这几天回来,机场里指不定蹲了多少个小报记者,你就这样胡来,让他们拍到怎么办!”

    朴灿烈嘿嘿低笑,在吴世勋头顶印上一吻,低声含糊道:“无所谓啊,拍呗,我摸自己媳妇咋了,最好让他们来一张高清大图,明天早上就登在娱乐周刊头条上,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

    吴世勋彻底无语,只能愤愤地骂一声“死傲娇”。然而不知是不是这漫长的两个月离别作祟,他嘴上虽然叱着胡闹,身子却不由自主地与朴灿烈挨得更近了。朴灿烈身上的味道让他感到熟悉而心安,吴世勋不由自主地深深呼吸。天知道,这两个月他和朴灿烈真是靠着视频和短信硬撑过来的,前期在剧组里忙得昏天黑地时倒也不觉得那么难忍,只是杀青后朴灿烈远在加州给他批了个长假,没有通告没有代言没有约片,闲下来之后吴世勋才发觉自己心里像是长了草。最让男神难以接受的是,自己竟然会做那种梦——那种被朴灿烈称为“有爱故事小回放”的梦。

    简直羞死了。

    吴世勋侧脸看看这个两个月摸不着的男人,发觉朴灿烈似乎是瘦削了一些,但因为不疏忽锻炼所以显得更加精壮,高大帅气简直就是为了这个男人量身定制的词语。吴世勋想着想着,配合着朴灿烈摸在他屁股上的手,脑海里又出现了不该出现的画面,脸一下子又红了。

    “媳妇你别急呀,”朴灿烈不知怎的像是勘破了吴世勋心里的念头,竟然忽然坏笑着掐他腰:“等看完你的文艺片,回家后我们再来一出爱情动作片,哦?”

    吴世勋狠狠给了朴灿烈一记拐子。

    和朴灿烈一起看电影一定要有乔装,奈何男男走在一起本来就扎眼,吴世勋只好采取老对策,等电影开始放两分钟再进场,黑咕隆咚谁也看不清楚谁。好在ricky够贴心,替他们买了最后排角落里的票,虽然观影效果打了些折扣,但也不至于电影中途忽然被人指着大喊:“朴灿烈和吴世勋在这里!”

    镜头里的吴世勋第一次出场就是那场臭军大衣的乞丐戏,这一段在金俊勉替换掉周桓后重新录过,因为有之前超过一半的进度,当时吴世勋的状态已经非常入戏了,看导演给回放时也不觉得怎么难堪。而如今事隔数月忽然看见这一幕,清俊帅气还有些落拓味的金俊勉,和自己那身窝囊到了极点的军大衣形成了鲜明对比,吴世勋自己看了都在脸红。

    忽然听见身边小姑娘小声议论:“吴世勋出来了!哇,男神真是太拼,真的是装扮成乞丐啊!”

    另一个小姑娘叹气:“看眼睛!穿着乞丐服,但眼睛更好看了。我天,简直比北斗星还亮!”

    亲耳听粉丝夸奖,吴世勋还是有些脸红的,更何况朴灿烈就在他旁边。某总裁低笑一声,侧身过来凝视着他。吴世勋一愣,也看着朴灿烈,漆黑的电影院里两个人的眸光都那么亮,朴灿烈忽然贴近过来吻他,吴世勋又热又动情,朴灿烈吻了足有半分钟才抽身坐回去,擦过吴世勋的耳畔时还低声道:“没错,你的眼睛美如星河。”

    吴男神第n次红了脸。

    电影的赞叹是留给观众的,吴世勋带着审视看自己的片子,终于在散场时松了口气。还好,他自认为每一个镜头前的表现都对得起为了看他深夜前来的朋友。吴世勋没有一遍遍看自己片子的习惯,功力和火候自有影评人明日做文章,无论褒贬,他今夜只看到这里就已经足够了。

    凌晨回到家,朴灿烈整个人兴奋得像是第一次和女朋友开房间的毛头小子,吴世勋起初还红着脸推推,后来完全招架不住只能调整气息准备长久应战。之后的几天某总裁用实际行动像男神证明了,这几天忽然来的假期并不是某总裁“体恤媳妇”,而是某总裁早就算好了时间给自己回来办大事的。

    吴世勋只能咬牙切齿地恨,揉着自己酸软的腰,却又不得不承认自己其实也是有那么点享受其中的。

    三月底,春天的身影已经很近了。吴世勋春季的工作安排不多,公司暂时没有为他接新戏,而吴世勋本身又很少接通告,上综艺节目、明星访谈什么的更是稀少。因此吴世勋手头上的事反而只剩下了gucci的春装代言。之前传过一段和金钟大的绯闻,但却没影响两人的工作,安排给他的摄影师依旧是金钟大,而此时的金钟大已经是金珉锡的正牌“哥哥情人”,某总裁再也不必担心有人觊觎自家媳妇。

    吴世勋在镜头前的表现依旧好,和gucci合作过两季,吴世勋现在对平面模特也渐渐入了门,与gucci宣扬的形象也越来越契合,拍摄出来的每一张照片都让人难以舍弃。据说选择首秀图成了金钟大职业生涯中最困难的挑战,每一张都是咬着牙筛出去的。

    ——而吴世勋只是安静地坐在电脑前,听金钟大磨磨叨叨舍不得舍不得,看着屏幕上一张张清俊好看又时尚大气的照片,微笑不语。

    三月底还有一件好事,就是金灌木奖项开始提名了。颁奖仪式定在四月初,现在只是放出了提名候选者的名单。不知是不是朴灿烈存心在压,吴世勋竟然事先一点风声都没听见,还是自己刷微博刷出来的新闻,才知道自己被提名了两项奖——最佳新人和华语最佳单曲。这两项奖都是不掺一点水分的,很具份量。说激动有些过了,不过吴世勋确实挺高兴,尤其是华语最佳单曲——上一世他从未涉足歌坛,如今能拿个单曲奖项真的是非常开心的事情,回忆下当初为了录这首,被金钟大压在录音棚里虐待的那些日子,竟然还有一些怀念。

    吴世勋特意给金钟大打电话表示感谢,说完了公事化的一套说辞后电话里的男人已经气得上蹿下跳,金钟大哪知道吴世勋开着免提无奈地拿着朴灿烈写好的稿子“朗读”给他听,而某总裁就在电话这一头听金钟大咆哮,自己捂着嘴偷乐呢。

    玩笑归玩笑,金钟大倒是忽然提了一句——“明天有一场gucci艺术晚宴,你要不要来参加?”

    “呃?”吴世勋愣了一下,按照常理来说,对外公开的活动都会主动邀请当季代言艺人,而他早没收到正式邀请,可见这个晚宴就没有那么公开。

    金钟大补充了一句:“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就是挂了个gucci的名号,其实是个艺术品慈善拍卖,你有兴趣可以和朴灿烈一起来,我帮你们搞两张邀请卡。”

    “呃……”吴世勋迟疑着看朴灿烈,朴灿烈却只是笑眯眯地搂着他:“去,免费的红酒小泡芙,为什么不去。”

    “……”

    吴世勋真心不知道朴灿烈是怎么想的,这个男人有时候很低调,高调起来却又高调得令人发指,就比如这次,竟然给吴世勋准备了和自己同款的白色礼服。两个大男人一起穿同款礼服出席晚宴已经够打眼了,又是拉风招摇的白色,吴世勋实在是感到一个头两个大。上一世他其实没怎么太出席过这种场合,丛天啸不愿公开,自然也不会带他来这种场合,吴世勋自己也不爱社交,偶尔有一些不得不配合的宣传酒会,却也不像今天的阵仗,他稍一打眼就看见了好几个北京城里有名的商界巨头和官家子弟。

    朴灿烈在他耳边,不时低声向他指点介绍这大厅里比较重要的人,吴世勋看得眼睛都花了,这才知道原来这个慈善晚宴根本不是什么企业活动,而就是上流社会的一个交际party。吴世勋忍不住心理埋怨金钟大没和他说清,正郁闷着忽然脑海里闪出了系统提示。

    [主线任务044]:在晚宴上结识景夜。

    任务加成:经验值20000;财富值100000。

    系统许久不主动给吴世勋发布这种自行提示的任务,之前吴世勋做的任务都是日常工作和活动,自己也觉得对复仇没什么大的助益,这次忽然接到提示禁不住一愣,没想到偶然的参加一个晚宴居然会得到系统的主动提示。

    吴世勋抬头,对上朴灿烈询问的目光,便指了一下自己的头,而后拉过朴灿烈的手心,在他手上写下了“景夜”两个字。

    指头就是系统的意思,朴灿烈自然明白。吴世勋本来只是和朴灿烈知会一声,却不料朴灿烈倒是知道这个景夜是谁,竟然拉着他往里厅找了几步,而后用眼神轻轻示意他看向九点钟方向的几个正举着红酒评论油画的公子哥。

    吴世勋的目光看过去,那里有三男两女,其中一男目测二十出头的样子,虽然面庞未脱青涩,但无论是穿着还是举止都非常贵气,也是三位男士中唯一一位没有女伴陪同的。

    “他就是景夜,景家唯一的儿子。”朴灿烈在吴世勋耳边低声道。

    吴世勋点点头,犹豫着自己该如何自然而然地和景夜说上话,目光却忽然落到了景夜他们品评的油画旁边的另一幅作品,那是一副卢浮宫的油画。

    吴世勋勾了下唇角,示意朴灿烈不必陪他,独自一人端着红酒杯踱了过去。

评论(2)
热度(22)

© 桃系吸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