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所有的幸福都给你

影帝再临(重生)第七十八章

【怕颤捏脱险卡

   今日份结束啦!


第78章 (78)

 

  吴世勋返回剧组的路上用超人的手机给金钟大发了一条短信问金珉锡的事情,金钟大电话回过来,语气很不好。吴世勋仔细一问才知道金钟大已经和金珉锡吵过关于丛天啸的事情了,并且就在打这个电话的同时依旧在吵。金钟大从来没对弟弟发这么大火,就像他很难想象,一直乖顺的弟弟真的会和丛天啸那样的人扯上利益关系,即便金珉锡从头到尾都是个被架上去下不来的角色。

 

  金钟大的态度是,无论毁约费多少,我给你出了,你给我麻利地从乐藤里滚出来。而金珉锡的态度是,我已经长大了,不用你养,我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

 

  金钟大的电话打过来时,吴世勋都能听见金珉锡的声音,在金钟大旁边小声嘀嘀咕咕。他嘀咕了几句之后,金钟大彻底火了,也不管电话里还有一个外人在听着,就说要下去拿擀面杖揍人。

 

       ……吴世勋默默地挂断电话,仔细想了几分钟,终于还是编辑了一条短信过去:“你真的看不出来你弟喜欢你?”

 

  一个脾气暴躁,一个性格沉闷,吴世勋真心希望金钟大能在动手打人之前看见这条短信,然后拣回理性。他叹了口气,又追加一条短信——“冷静下来的话,晚上九点,我需要和金珉锡进行一次视频通话,别忘了查一下他的衣服和房间还有没有相似的监控设备。”

 

  过了十分钟左右,金钟大回了一个好字。吴世勋长出一口气,想一想,还是试着给朴灿烈的私人电话拨了一个过去。

 

  然而出乎吴世勋意料的是,这一次,朴灿烈竟然不过两声就接起了电话,虽然他的声音依旧公事化:“有事?”

 

  吴世勋尽量无视朴灿烈语气的冷淡,告诉他自己已经约了金珉锡视频通讯,问他要不要加入。

 

  朴灿烈闻言顿了一下,吴世勋意识到什么,连忙解释一句:“我刚短信和金钟大说的,他们兄弟两个正在吵架,所以不方便电话里说太多。”

 

    “嗯,我没问题。”朴灿烈的声音让人听不出情绪,“还有事?”

 

    “……没事了。”

 

    “那挂了。”朴灿烈说着,利落地收了线,手机里立刻只剩下短促的忙音。

 

  吴世勋看着手机屏,一时间眼神有些空洞。

 

       ……

 

  下午五点,吴世勋顺利回到剧组宿舍。五点半,吴世勋丑|闻曝光以来,当事人第一次正面在微博作出回应。

 

  吴世勋的口吻一如既往地平静,叫人听不出委屈,也听不出愤怒。他发博说——“要澄清两件事:第一,我与摄影师金钟大是正常朋友,没有任何其他关系;第二,爬床上位这四个字无一字属实,我会用更好的作品向大家证明实力。”

 

  吴世勋发这条微博事先只有ricky知道,因此远在加州的朴灿烈将这条新鲜热乎的博文刷新出来时,一瞬间有点发懵。

 

  这条微博措辞谨慎,态度明确,没有任何不当的文字。吴世勋一举否认了新闻里的所有|负|面|信|息——爬床上位和出轨,但同时,并没有否认他与朴灿烈的恋爱关系。这样一来,其实就相当于默认了,也相当于明晃晃地告诉大家,他吴世勋,确实和国民总裁朴灿烈是一对,爱咋咋地。

 

——没错,就是在朴灿烈刚刚对吴世勋说要分手的几个小时之后,吴世勋就这样半高调地公布了。

 

  朴灿烈看着博文嘴角直抽,他不知道的是,吴世勋就在同时以每秒钟一次的频率刷着他的主页。吴世勋想,朴灿烈要是敢这个时候冷冰冰地发一句——“我和吴世勋没有任何关系”,或者不做任何回应让大家嘲笑他独角戏,他就……他就和朴灿烈撕逼。

 

  反正撕撕有助身心健康,情况也不可能比分手更糟糕。

 

  好在,朴灿烈没有用任何实际行动提醒吴世勋已经分手的事实。与之相反的,某总裁在第一时间转发了这条博文,并且说道——“吴世勋红了,所以就有越来越多的人想要黑他。这一次的黑很有技巧,爬床上位和出轨这两件事都是无法提供切实证据否认的,所以公道只在人心。吴世勋的成绩和努力有目共睹,爬床上位于他而言委实没有必要。未来几天我们会召开正式的记者发布会澄清这件事,请大家理智辨识信息真实性。泰和致敬。”

 

  吴世勋将这条看了好几遍,目光停留在最后四个字上,忽然觉得眼眶有些热。

 

  泰和致敬。其实是朴灿烈本人,用了一种委婉的方式,在恳求大家不要再恶语中伤吴世勋了吧。

 

  吴世勋默默地截了个屏保存。

 

  网友们的反响依旧不统一,有挺有骂,不过这都是意料之内的。吴世勋关了微博,在这个节骨眼上,看评论只会让自己更闹心。

 

  系统还没给他答案,距离约定好视频会议的时间还有一阵。吴世勋想了想,忍不住又给朴灿烈打电话。

 

  这次电话被接起的很快。朴灿烈的声音依旧听不出情绪,只是有一种过分淡漠的平静——“还有事?”

 

  吴世勋一下子哑口了,他不知该说什么。支吾了五秒钟,而后非常没营养地憋出一个问句:“你吃饭了没?”

 

  朴灿烈沉默一秒,“你问哪顿饭。”

 

    “啊?”吴世勋大脑有点当机,他看了一眼房间的表,18:00,难道不应该是晚饭时间吗?

 

    “加州和北京有十六个小时的时差。”朴灿烈的语气仿佛有些淡淡的奚落,“你难道都不计算时差、不知道我这边是凌晨两点吗?”

 

    “啊……”吴世勋恍然,立刻羞愧了,只能拿着手机低声道歉:“对不起……我……我忘了……”

 

    “到底有没有事?”朴灿烈的声音听起来仿佛已经非常不耐烦。

 

    “我……我……没事了吧……”吴世勋缓缓松开拳头,一股说不出的挫败感。

 

  朴灿烈从来没有对他这么不耐烦过,即使初次见面,他也表现的很有风度。既然如此,就别再给人家增添困扰了吧……凌晨两点,人家不用睡觉的吗?

 

  吴世勋想到这里,忽然颓然地叹了口气,无力道:“那……那你好好休息吧,我也只是……算了……那,那挂了吧……”

 

  大概是吴世勋电话里的声音太落寞,远在加州正在连夜处理公务的朴灿烈心里那根绷得紧紧的弦忽然好像松了一下。其实他不是不知道,吴世勋这个电话来,已经是在示弱了。他之前想,无论吴世勋怎样,这一次,他都不会轻易原谅。可是为什么,只是隔着太平洋听一句那个人低落的声音,他本来很坚定的心就会动摇。

 

  今天开会吴世勋站起来说接受被雪藏时,那个瘦削的肩膀那么让人心疼。这世上除了吴世勋自己之外只有朴灿烈知道,被雪藏对吴世勋而言意味着什么,系统可能会直接给他的重生成功率判负,他可能会直接消失。

 

  这个笨蛋。

 

  于是朴灿烈终于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没有挂断电话,而是声音低沉道:“算了,既然都接了你的电话,给你十分钟,想说什么说吧。”

 

    “我……”吴世勋抓着电话,竟然紧张了。

 

  他其实有太多话想说,他想告诉朴灿烈——对不起,我不是刻意拿你和丛天啸比较,在我心里,你们怎么可能是一样啊……我也没有和金钟大暧昧不清,不是故意欺骗你。对不起,你本来就很辛苦,我还害得你要大老远为了我折腾回来。

 

  他还想问朴灿烈——你说分手是真的吗?我还有必要对你有期待吗?我……还能挽回你吗?

 

  可是相隔这么远,话筒里的那个声音那么冷漠,要他如何开口。

 

  过了许久,终于还是朴灿烈先说话了。朴灿烈想找句话打破这种尴尬,便随口道:“哈啤在身边吗?怎么今天没听它嚎?”

 

    “………”吴世勋一下子恨死了自己,恨不得咬断舌头,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敏锐如朴灿烈当然很快就察觉出不对,他微愣半秒,继而冷笑:“吴世勋,你最好不要告诉我你把哈啤都留在金钟大家了。”

 

    “我……”

 

    “吴世勋,你太让我失望。”朴灿烈的声音又冷了一度下去,直能冻死人。“领回来后不必再送到我这里了,我们分手后哈啤就交给你吧,相信摄影师先生也不会在意。或者你们可以给它改个名字,你和金钟大既然结缘于拍照,不如就叫它相机吧。”

 

    “胡说什么!”吴世勋焦急地打断他,“昨天太晚哈啤睡着了,我没忍心叫醒它才……”

 

    “原来你也知道在人家家里待到太晚。”朴灿烈犀利而尖锐,“对了,新闻的录音里,你不仅知道太晚,还知道不能酒驾呢!我看交警队真应该让你做他们的公益广告大使,简直就是良心代言。”

 

    “我……”吴世勋再次哑口,他发现每次面对朴灿烈尖锐的指责,他总是无法组织语言反驳,这次,自然也一样。

 

  沉默了很久,吴世勋终于哑着嗓子开口轻声问道:“你说要分手……是……认真的?”

 

  朴灿烈没有回答,他停顿了一下,只说道:“等我回去再说这些。”

 

  吴世勋那边便安静了下去。几秒钟后,朴灿烈正犹豫着要不要再说一句话,却忽然清晰地听见电话另一头的呼吸忽然变的急促,紧接着,吴世勋慌乱的声音响了起来——“朴灿烈,你的航班是不是cb7054!”

 

  朴灿烈一愣:“是吧……你问这个干什么?这次飞的急,我找了朋友帮忙。这个航班正常不做客用,除了两个官员外就只搭乘我一个。现在距离起飞没几个小时了,北京时间明天上午我就能……”

 

    “不要坐……”吴世勋的声音像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联邦政|府用机cb7054,千万不要坐……你定下一班的客用机票,或者干脆后天再回来,怎么都好,cb7054一定不能登机!”

 

  朴灿烈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换了右手拿手机,严肃而凝重地问:“吴世勋,究竟怎么了?”

 

  吴世勋只觉得后背森森的冷气冒个不停,心悸,他整个人都在颤栗。

 

  就在朴灿烈说回来再说的时候,他的脑海里自动弹出了系统的答复。

 

——联邦政用cb7054,公元历2010年12月30日清晨,于太平洋上空,坠机。

 

 

 

 


评论(10)
热度(21)

© 桃系吸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