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所有的幸福都给你

影帝再临(重生)第七十四章

【接下来会有几章很虐卡


第74章 (74)

 

  撇开骂人嘴贱时候不谈,金钟大是一个挺有魅力的男人——或者说,对比于之前的暴躁嘴贱,安静温柔下来的他更显得有魅力。金钟大五岁时就是有钱人家的唯一法定继承人,富有而孤独的童年造就了一个独立乐活的性格。有着这种出身的人往往非常依赖自己对外界的认知和判断,多多少少都有一丝自负。

 

——他会烧一手好菜,把衣服洗干净后熨烫得妥妥帖帖,会花很多钱把房子装修得非常舒适有档次,但是不会浪费钱。

 

  多相处几次,吴世勋意识到金钟大也是一个富有控制欲的家伙。朴灿烈也是,只不过朴灿烈的控制欲表现得比较明显,而金钟大的控制欲表现得比较内在。提起金珉锡时,金钟大总会一脸满意地夸赞金珉锡做得特别“好”的地方,而这个“好”的判断标准就是遵守他的规则。

 

  金钟大烧了简单的几道菜,从饭店订了一架三文鱼刺身,开了一瓶还不错的香槟气泡酒,和吴世勋闲扯了一下午。

 

  三楼金珉锡的房间有很大的天台,是整座房子里采光最好的地方,金钟大就索性把食物都拿到了三楼。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除了偶尔说说自己的国外经历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说金珉锡。

 

  金珉锡很乖,学习很努力,虽然成绩不拔尖,但是一直都是老师们赞许的存在。

 

  金珉锡很低调,知道哥哥有钱但是从不张扬,不关注任何奢侈潮牌,哥哥给买一双三叶草都觉得很昂贵。

 

  金珉锡细致,哥哥每次从国外回来累得扑倒在床上倒时差,一觉起来就发现所有的工作镜头都被擦的一尘不染,有序地摆放在架子上。

 

  金珉锡大多数时候像一只小兔子,但是炸毛的点非常奇怪,受不了别人开感情玩笑,尤其是打趣他和某个同学的关系时,绝对会炸毛。

 

……

 

  吴世勋听着听着觉得不对味,偏过头看,金钟大还在面带微笑晃着已经没有气泡的香槟回忆自家萌弟的小故事,完全没有意识到空气里弥漫的暧昧。

 

  吴世勋忽然想起那天在录音棚里见到金珉锡,那个羞怯胆小的少年,却在金钟大说这是“养了十几年,可不就是亲弟弟”后,忽然炸毛说“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看看身边这个非常有主宰气息的男人,再回忆起金珉锡那个纤细青涩的形象,有一个答案忽然呼之欲出。然而——吴世勋又确认了一下金钟大的表情,天,这个向来细腻的艺术家,竟然毫无察觉!

 

  吴世勋忍不住提示性地问道:“……你不觉得你弟这么大了也没个女友……有些奇怪吗?”

 

  金钟大一脸欣慰地叹口气:“小孩乖,小时候不让他早恋,他就一直记着呢。”

 

……金珉锡今年也二十了先生你知道吗?

 

“那……你对他以后的终身大事……”

 

  金钟大将杯子里的酒喝干,“只要他喜欢,我随他。”

 

“我觉得金珉锡性格里不太有男人的强势,比如他一直都很听你话啊……你有没有想过他可能喜欢男人?”吴世勋问完心道,我都提示到这个份上了,再听不懂我也是仁至义尽了。

 

“随便啊,只要带回家的人别比我还强势就行,哈哈。”

 

“……”

 

  吴世勋满脑子都是植物大战僵尸里血淋淋的两行字——“僵尸入侵了你的房子,吃了你的脑子。”

 

  以上。

 

  两人不疾不徐地聊天喝酒,等到哈啤和拉菲从一楼追逐到三楼,终于玩爽了安静下来、依偎着彼此睡熟时,已经十点多了。其实吴世勋并没有喝太多酒,一共开了四瓶香槟两瓶啤酒,他加起来一共也就喝了不到两瓶,其余都是金钟大喝掉的。和一切艺术家一样,金钟大对酒情有独钟,他有一面墙的大酒柜,上面都是精选。

 

  金钟大大概平时少与人交流,偶尔逮住一个能谈得来的还挺开心,下楼去说要开一瓶典藏的红酒。吴世勋看了一眼手机,上面有三条短信,两条来自ricky,一条来自朴灿烈。

 

  吴世勋先点开了朴灿烈的短信——“媳妇你干嘛呢?有木有特别想我呀?”时间是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前,从语气来看没有任何反常。

 

  吴世勋回了一个冷静但又不冷酷的“嗯,你干什么呢?”,然后点开了经纪人先生的讯息。

 

——“喂喂,不是说出门遛哈啤吗?遛了八个小时?减肥呢?”

 

——“吴世勋你在哪?手机怎么打不通?限你三十分钟内联系我,不然我就报警了啊!”

 

  吴世勋无语地看了一眼时间,这条短信是四十多分钟前的短信,很显然,某经纪人既没有报警,也没有报告总裁大人,纯属吓他玩的。

 

  不过不接电话倒不是故意的,吴世勋手机上也没有提示未接来电,大概是市郊信号还是不太好的缘故。吴世勋想了想,还是给ricky拨了个电话。电话刚刚被接通,某经纪人暴躁的呵斥声就传了过来,吴世勋把手机拿的离耳朵远了些,等ricky叽里呱啦说完一串话之后,淡定地说:“我在涧河边道,来接我。”

 

“涧河边道?那不是住宅区吗?我靠了个大擦你失踪一下午遛狗都遛到市郊去了啊你!”

 

“金钟大家在这里。”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

 

ricky明显是长吸了一口气,克制自己的怒火:“吴世勋你给我个合理的理由,你这是花样作死你造吗?朴总知道了绝壁会从美国飞回来你造吗?”

 

“所以你最好别让朴灿烈知道。”吴世勋微笑,冷静,声音淡定。“朴灿烈知道我要请客吃饭,只是临时改了地点没有告诉他。”

 

“……凭什么我要给你瞒着!”

 

“因为你是我的经纪人啊。”重点放在我字上。

 

“那我还是朴总的员工呢!”

 

“嗯……”吴世勋貌似还真的琢磨了一下,然后语气平缓地说道:“话不能这么说,即使朴灿烈知道你帮我瞒,最多扣你一个月奖金吧。但是如果你坑惨我,我以后就可以和朴灿烈提一下,换个经纪人……”

 

“那你为什么要告诉老子!!”ricky狂怒:“为什么不干脆连我也一并瞒住算了!”

 

“因为我喝酒了,酒驾犯法。”吴世勋淡定地说道。

 

“……”

 

  不过讲真,吴世勋真心没有来和金钟大暧昧不明的意思。他知道金钟大对他有些暧昧,但如果人家只是请你来家里坐个客你都不来,反而显得心里有鬼似的。现在既然哈啤已经玩爽了,吴世勋也就没有必要久留了,本来他也不是存心作死,也不是存心想把某人惹怒。

 

  于是当金钟大宝贝兮兮地抱着一瓶典藏上来时,吴世勋却已经简单洗了把脸,决定告辞。

 

  金钟大留客失败,目光扫到墙角睡成一坨的两小只,忽然笑道:“孩子都睡成这样了,你还要把它弄醒?”

 

  吴世勋闻言一愣,试着走过去蹲下身子看着哈啤,某蠢萨摩哈喇子已经流了金毛一脑袋还浑然不自知,一点淑女形象都没有。吴世勋犹豫了一下,试着把哈啤交叠起来的小腿拉开——哈啤动了一下,啪的一下又弹了回去。

 

  呃……

 

  吴世勋想象着之前朴灿烈扛着哈啤来敲门的场景,又看了一眼自家狗闺女现在健硕的体型,自认为自己真的办不到。

 

“这样吧,你走,哈啤留我家,等明天你找个助理来把它领回去。”

 

“这……”吴世勋目露犹豫,“要不然我还是叫醒它算了……”

 

“别呀,你看两小只睡得多香,你这一叫哈啤,我家拉菲也得醒了,我就没有打扰孩子睡觉的习惯。”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吴世勋也实在没什么拒绝的理由了,更何况金钟大拍着胸脯保证自家的狗罐头优良,保证哈啤吃得开心,完全不会产生任何“乡愁”。

 

  只好先答应下来。

 

  吴世勋估摸着,跑到人家家里来聊天喝酒也就算了,连狗闺女都留人家里了,朴灿烈知道的话大概真的会和他撕逼吧。

 

  撕逼不好,撕逼不利于夫夫和谐生活。

 

  吴世勋叹口气,蹲着拍了拍哈啤的头:“明天一定要乖乖回家哦。”

 

  金钟大撇着嘴不说话。

 

  回家的车程中,某经纪人大人全程黑脸,却硬是憋着没数落吴世勋。因为他知道某艺人主意太正、腰板太硬,他说了也白说,只能给自己找憋气。

 

——当然,这是ricky当时的想法,如果他知道第二天早上会发生什么,大概即使拼着被炒鱿鱼回家务农,也要狠狠给吴世勋两拳。

 

  一夜相安无事,吴世勋照例和某总裁晚安短信,你侬我侬,然后舒舒坦坦地睡觉。酒力有些上头,吴世勋忘记了每晚睡前例行的进入系统查看凶吉表,因而没有看见那个血红色可怖的“凶”。

 

  却不想一觉起来,天都塌了。

 

  这还是第一次,几家娱媒联合行动治人之前毫无预警,早上睁开眼才让被报道人瞬间崩溃。

 

12月29日某浪头条——《吴世勋爬床上位竟为真,趁朴灿烈出国与摄影师私会》。

 

  没有模糊身份,没有用到“当红艺人”、“总裁”等隐晦的暗示性词语,就是两个名字——吴世勋,朴灿烈。

 

  吴世勋坐在床上,被子还没掀开,茫然地看着那篇长博文。这个转载的主页君是“某浪娱乐”官博,这极具份量的四个字让吴世勋手抖,甚至不敢点开。

 

  他太大意了,或者说,他不应该不带经纪人和任何助理就独自行动,就连被人跟拍都毫无知觉。停在金钟大家里的吴世勋的车的牌照、吴世勋带着哈啤从车上下来、金钟大迎出门、漆黑的夜色下ricky黑着脸和吴世勋站在门口和金钟大告别……张张都是实拍,毫无ps加工成分,因此不会有任何人质疑它的真实性。同时张张高清、张张爆点。

 

  更恐怖的是,还有高清音频文件。吴世勋几乎都不想点开,回忆一下自己在金钟大的家里说的可能有新闻价值的话……

 

  他手一抖,还是点开了。

 

“我在涧河边道,来接我。”

 

“金钟大家在这里。”

 

“所以你最好别让朴灿烈知道。朴灿烈知道我要请客吃饭,只是临时改了地点没有告诉他。”

 

“因为你是我的经纪人啊。”

 

“话不能这么说,即使朴灿烈知道你帮我瞒,最多扣你一个月奖金吧。但是如果你把我坑惨,我就可以和朴灿烈提一下,换个经纪人……”

 

“因为我喝酒了,酒驾犯法。”

 

  原声录音,和之前的照片一样没有经过任何加工。博文里甚至没有太多文字性描述,只有一句——“12月28日拍摄于涧河边道,照片中人:吴世勋,金钟大。”

 

  因为没有任何修饰,所以这才是死证,因为真实。

 

  吴世勋一瞬间明白了,是有一个人——一个比丛天啸手段更高明、背景更厉害的人,铁了心想要整他。分析出这个结论后的吴世勋还能保持一丝冷静,然而下一秒,忽然想起了什么,吴世勋的脸色变得惨白。

 

  他颤抖着手指给朴灿烈的24小时私人电话拨号——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评论
热度(19)

© 桃系吸珍‎🍰 | Powered by LOFTER